大理雕像是真丑,但“辱华”?既敏感又玻璃心,文化自卑何时休

最近有网友举报,在大理“左岸高地”文旅街区,发现两座形似日本相扑的雕像,涉及辱华和文化入侵,这大帽子一扣,到底是不是上纲上线呢,先上图:

其实美不美和辱不辱华,是应该分开来看的两个独立命题,首先,我实在get不到这两尊雕像想要表达的“雍容华贵之感,只觉得眼睛被冒犯。

雕塑是立体的艺术,不管是有宗教属性的塑像,还是展示人体健美的石雕,都应是符合当时时代审美的。

而今天所谓的艺术,越来越趋向于为了出众,而强行地标新立异,好像只有脱离了人民群众普遍的接受范围,才是大胆、有才华、有创新精神的艺术家。

事件中两位“胖胖”的人物,刻意展现出肉与肉之间的堆叠,还有意模糊了性别,造成一种所谓的“中性”之感,再配上面无表情的一双小眼睛,大晚上遇到真是要人命啊。

很想问问懂的人,这是哪门子创作语言,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

我觉得人对美的追求,是天生“神”性的表现,是精神上无限趋近“来处”的状态,任何形式的艺术,都是在试图从不同角度解读。

有时候我们不需要了解艺术史,也不用精通各种专业手法,只需要凭内心的直觉来感受,就可以知道一件艺术品是不是“美”的。

所以,对于某些口头禅是“你不懂艺术”的“艺术家”来说,他们才是“走火入魔”走了歧途吧。

这回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以前的老艺人被尊称为“人民艺术家”,而现在的艺术工作者称自己为“后现代、新锐、先锋艺术家”,这才有高高在上之感嘛。

至于另一个问题,咱不能看到眯眯眼就是辱华,看到有日本相扑元素就是精日吧,一旦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某种元素打上标签,就处在了一种“文字狱”式的环境中。

这是文化自信的表现吗,当然不,这其实是文化自负!

而这很容易发生在文化底蕴丰富的中国,我们太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华的璀璨,也太想全世界都来说我们好,可笑的点在于,这正是由于自我认同的缺失,才急需外界来肯定。

就像有热心网友评论到“相扑运动汉代就有了,明明白白中国的文化啊”,这话说的多少有点强行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思密达”味道了。

照这个思路,日本的和服、艺伎、茶道、剑道等等,那都是继承于咱们老祖宗的,全都是中华文化,拿来吧你。

且不说现在提起相扑运动,首先想起来的一定是发扬光大的日本,而总是提“当年勇”就会有一种愤愤不平酸酸的感觉,则尽显英雄迟暮。

这也正是文化神经敏感的另一种表现,看谁都像是“小偷”,往深入看,不承认文化具有变化和发展的动能,也只是固步自封,早晚会被淘汰。

文化是民族精神自洽的体现,我们崇尚高洁的品格,所以画荷花,我们向往独傲风雪的坚忍,所以歌颂腊梅,任何艺术形式的背后其实是人的精神。

哗众取宠的所谓艺术,最终也只能博一时的眼球。

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个人独立账号,如果你觉得文章还不错,欢迎随缘点赞、关注

想让我说你爱听的话,一颗棒棒糖

也许你还喜欢

醉看一地高粱红,上冶蔡庄高粱基地来了一批大咖

九月的费县 流霞似火的高粱 又一次红遍了漫山遍野 天赐红粮,为酒而生 让我们一起走进 山东温和集团万亩糯红高粱基地 山河锦绣聚鸿儒,浓墨重彩绘华章。在这金风送爽,瓜果飘香的丰收时节,近日,来自费县作

中国的造园艺术

我觉得自古以来,用“囿”(you ,第四声)来形容园林,最恰当。园有围墙或是用篱笆圈围,里面什么都有,这才是大家最希望拥有的园林吧。发明这个字的人真是太聪明了!《诗经·大雅》中记载了中国最早的“囿”是

“菜不摆三,筷不成五,席不成六”是什么意思?古人的智慧真深

自古以来中国一直以礼仪之邦著称,尤其比较注重餐桌上的礼仪,而老百姓一般都是好客之人,经常在逢年过节的时候邀请亲戚朋友到家中做客,不仅仅只是吃顿饭,更重要的是相互之间联络一下感情,避免因为地域的原因而让

张宝胜是全国风靡一时的气功大师,特异功能被揭穿,如今怎样

前言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老子 在上个世界七八十年代,香港电影可谓是风

我回来了,烟火郑州!

视频来源:意呀意丫呦 时隔40余天 大玉米重新亮灯! 我们熟悉的郑州 又回来了! 郑州的烟火气会藏在哪里? 就藏在普普通通的生活里。 当各个火锅店又开始排队喊号的时候; 当超市又恢复往日热闹, 人们

赴一场飞花令,与诗来一次相遇!高州“粤奇杯”中秋诗词大会

赴一场飞花令,与诗来一次相遇!9月4日,在中秋佳节即将来临之际,为了进一步弘扬传统文化,提前感受中秋气氛,让广大市民朋友领略古代诗词巨大的艺术魅力,粤奇月饼和二十三进士新垌高山茶在粤奇月饼展厅举办了一

木蘭花慢(塡詞:劉夢芙)

問芳園何似?似西子,似雙成。似燕瘦環肥,風扶裊娜,水護娉婷。傾城。祗忻玉貌,幾曾知蘭畹楚騷情。留得詞魂要眇,最宜月夜簫聲。 鷗盟。長愛波澄。歸隱地,共心清。有哀郢遺民,亡秦烈士,匣劍光騰。飄零。又逢世

群英荟萃,大师故里的楚剧情怀……

楚剧是湖北地区老百姓都比较喜闻乐见的 地方剧种。新洲区仓埠街周铺村是楚剧大师 沈云陔的故乡,在抗战时期 沈云陔曾经利用楚剧宣传发动群众支援抗战工作,为抗战胜利做出了积极贡献。 9月3日,周铺村沈家大

河间有才女,灵动诗人石俊茹!

在河间诗经公园,沧州日报记者齐斐斐与诗人石俊茹相遇。秀美温婉的女子,行走在小桥流水间,诗情画意,给齐斐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今年46岁的石俊茹,号紫袖斋主,是河间毛公诗词学会的副会长、秘书长,河间市

《中国的酒桌文化》·棠焌薔

《中国的酒桌文化》·棠焌薔 中国酒桌文化可谓是源远流长,在周代,饮食礼仪就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和制度,这种传统宴饮礼仪至今仍在我国大部分地区保留,但它是如何发展成如今的“酒桌文化”呢?今天我就来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