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大学城15年变迁:房企侵入院校锐减

  东方大学城15年变迁:房地产开发吞噬文化之城

  本报记者 郝帅

  “将大学城建设成为具有国际水平的职业教育基地”,这是兴建于1999年的东方大学城的发展愿景;15年后,这座设想中“拥有10万学子,20万人口,牛津模式的职教新城”却成了镜花水月。

  《中国企业报》记者调查发现,15年来,入驻东方大学城的院校已从最多时的20多所降至个位数,院校规模也被不断压缩。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商品房开发和销售在这片“沃土”上正如火如荼。有人戏言,京津冀教育一体化的尝试最终败给了所向披靡的房地产业。

  辉煌不在

  东方大学城位于廊坊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西隔30公里与北京相望,东行60公里与天津为邻,是中国第一个因高等教育而形成居民点、以城镇模式为建设目标的大学城项目。

  “大学城从建设初期就很有名,当时说有很多北京的大学来这边设分校,会有很多招生名额,2000年正值我高考,对它关注了好一阵子。”当地居民石先生这样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

  东方大学城在设立初期着实风光过一段时间,加上其处于京沪高速公路沿线,成了廊坊市地标性建筑,大学城南门因设计独特被称为“廊坊凯旋门”。

  网友thinkerred说,“2002年到2005年那里热闹非凡。到处都是球场让人幸福无比,八食堂一楼的石锅拌饭一大早就排队。”

  这位网友所说也正是东方大学城非常辉煌的一段时间,“当时的东方大学城不但学校、学生多,应运而生的商业也非常繁荣,最好的时候在大学城的商店里就能买到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一流品牌鞋服,光华联超市在大学城内就开了三家。”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当时东方大学城优质的商业也为廊坊当地人提供了诸多服务。“当时这边的酒楼很多,物美价廉味道还好。”廊坊市民陈女士说。

  4月8日,记者在东方大学城内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在东方大学城一期内,仍有许多学生穿梭;但到了其二期和三期却明显人数稀少,马路和操场都空空荡荡,许多商铺和店面关门,工作人员提到的华联超市只剩一家。

  院校锐减

  公开资料显示,共有近60所院校在东方大学城办过学,如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地质大学、国家法官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等,累计有超过40万名学生在此学习和生活过,最多时超过20家大学同时在此进行招生和教育。但记者走访发现,上述著名院校目前在东方大学城已不见踪迹。

  东方大学城管理委员会网站显示,现在共有廊坊东方职业技术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学院、北京城市学院等共9家院校在此办学,比起巅峰时大幅下滑。

  “我们学校现在是东方大学城内招生规模最大的,一共有13000名左右的学生在上课。”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学院董姓工作人员4月8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学校是计划内招生,属于第三类本科,学费相比一本和二本要贵一些,大概是每学期12000元左右,根据专业不同略有变化。”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相比之前东方大学城在院校和学生数量上都在缩水,最多时曾拥有5万名以上的学生,而现在这个数字已经降到3.5万名左右。

  “以前的东方大学城布满院校,现在少了很多,基本集中在一期建筑,有的在一期的院校搬走后,二、三期的院校开始搬进一期。原本热闹非凡的二、三期已经很少有院校在了。”上述工作人员表示。

  在一栋大门紧锁、部分窗户已残破、门口长满荒草的教学楼前,记者遇到了曾在这里工作过的盛先生。

  “这曾是北京财经专修学院的教学楼,2003年搬过来,我2006年8月入职,2010年这座学校搬走了,今天没事,过来看看,怀旧一下。”盛先生说,“北京财经专修学院在东方大学城时一共租用了6栋楼,后来学生招不上来,就搬到别处去了。”

  盛先生告诉记者,东方大学城在建设之初规划面积上万亩,用地性质为教育用地,产权50年,用的是由企业投资、政府支持、市场运作、产业经营、社会化服务的经营管理模式。院校入驻后可以租用东方大学城已建好的教学楼、宿舍和教职工公寓。但现在学校和学生都少了很多,连教职工公寓都开始被冷落了。

  盛先生又带领记者来到了东方大学城二期演义广场,整个广场空荡无人。“以前这个广场很漂亮,是按照罗马风格修建的,可以用作活动或仪式,羽泉、谢娜等明星都在这里表演过,但后来学校和学生少了,这里没人来也就破败了。”盛先生说。

  房企侵入

  一位看守空楼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我在这守了两年多了,每个月给我1000多元工钱。从去年开始,有一些西服革履的人来这边,有的地好像被圈了,被用作培训。”

  记者在东方大学城二、三期看到,有驾校正在经营,广场上多辆教学车正在进行驾驶、倒库等方面的训练。

  随之而来的,还有房地产企业。

  事实上,东方大学城内的房地产项目由来已久。之前就曾有在教育用地上盖住宅、别墅售卖甚至是修建高尔夫球场的报道见诸报端。而记者发现,相对于之前这些打擦边球的项目,东方大学城内现在有的地产项目似乎已经迈过了土地性质这道门槛。

  在去往东方大学城的京沪高速两侧,有许多地产类广告,其中一个项目的名称非常直接——孔雀城大学里。

  该项目就在东方大学城内毕升路旁。4月8日,记者以买房者身份来到了该项目,在该项目售楼处停车场,一位正在登记车牌的保安告诉记者,“开车来看房的人不少,今天来的车已经有五六十辆了,来这里的车大部分是北京牌照。”

  在售楼处门口,巨大的广告牌上列举了多家媒体对京津冀联动的报道,售楼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孔雀城大学里项目的开发商为上市公司华夏幸福基业,规划占地600亩左右。

  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京津冀一体化对该项目的销售也有刺激,该项目于2013年底开盘,销售相当火爆,现在放出的是首期别墅和2000多套高层公寓,公寓只剩几十套了。当时的均价为6000余元,现在的均价已过7000元。在售楼处内,记者见到了多名销售人员和看房者,场面热烈连空座都没有。

  “我们项目的开发商在全国排名前二十,很有实力不会卖违规的房子。”对于记者提出的用地性质问题,该工作人员信誓旦旦地向记者表示,“我们项目用的是之前北京城市学院的地,学校搬到一期去以后改变了用地性质,绝对是70年大产权。”

  该工作人员坦言,京津冀一体化后廊坊地区的土地和房产市场一定会火爆,而离京沪高速不远的大学城就是一块美味蛋糕,谁有实力,谁就能切走一块。

  随后,记者又发现了一些正在进行拆除准备的宿舍楼,一些工作人员正在将之前宿舍中的家居清除,并砍伐宿舍楼周围的树木,周围一片狼藉。记者上前询问,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具体不是很清楚,我们只是干活的,要为拆除做准备。”

  相对于之前的愿景和规划,东方大学城的发展方向显然已经改变。就如一位网友所言,回东方大学城看到不变的只有1元的蹦蹦车,其余都已物是人非。

(编辑:SN089)

也许你还喜欢

据媒体报道:姚木根已落马 证明官员财产申报可发挥反腐

姚木根落马证明官员财产申报信息运用得当,就可发挥应有的反腐威力。让民众在反腐中发挥更积极作用,当下最缺的就是类似官员财产申报的基础信息。3月28日,中央组织部有关负责人证实,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现正在

三部委松绑民营医院收费价格 可按病种打包收费 这样

晨报讯(记者 孙春祥)昨日,国家发改委、卫计委、人力社保部公布放开非公立医疗机构(民营医院)医疗服务价格、鼓励社会办医的一揽子政策措施,以推动多元化办医格局的形成,缓解群众看病难的矛盾。根据三部委公布的《关于非公立医疗机构服务实行市场调节

环保部《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大气污染防治专项检查 ,

为贯彻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自去年11月以来,环保部持续组织每月一次的大气污染防治专项检查。昨天,环保部环境监察局局长邹首民向媒体公布了专项检查启动以来的督查情况。邹首民介绍,截至2014年2月,全国环保系统共出动25.8万人次,

媒体揭潘多曾珠峰险坠崖:腿插岩石裂缝捡条命

世界首位从北坡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的女登山家潘多,近日因病离世。从贫苦的农奴到“珠峰第一巾帼”,她用手中的冰镐,向世人诠释出生命中“向上的姿态”。从小农奴到登山家1939年,潘多出生于西藏昌都地区江达县的一户农奴家庭。6岁起她便为领主放牧,与牛羊为伴。8岁时,父亲不幸去世,她随母亲背井离乡,一路乞讨

香港社会谴责反对派加剧疫情蔓延危害市民生命

香港社会谴责反对派加剧疫情蔓延危害市民生命 行人在香港尖沙咀遥望港岛(7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钢 摄 新华社香港7月19日电 香港新冠肺炎疫情近期出现新一波暴发。香港社会各界强烈谴责反对派为了一己的政治私利,罔顾市民生命安全,坚持搞

调查显示近6成贪腐高官被带病提拔

要在中国至少700多万官员中,将优胜者层层选拔出来,不仅需要一台复杂的机器,还需要一套复杂的操作系统。这套系统不仅需要详细标明选官的标准、原则、程序、路径等等,还需要时时更新,不断升级。十八大后,在领导人讲话、会议以及文件、条例中,这套操作系统逐步更新,有了新版本。比如标准有了“好干部”,原则增加

香港立法会续审海洋公园“救亡拨款”

5月11日,香港海洋公园仍处于关闭状态,自1月26日因新冠肺炎疫情闭园至今已超过100天。图为海洋公园的主要游乐设施。中新社记者 张炜 摄 中新社香港5月19日电 (记者 曾平)香港特区立法会财务委员会19日继续审议香港海洋公园“救亡拨款

侮辱国旗、冲击立法会……暴力示威让东方之珠蒙尘

2019年,香港发生修例风波,激进暴力犯罪行为严重践踏法治和社会秩序,严重破坏香港繁荣稳定,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2019年6月13日凌晨,茶餐厅老板、香港市民杨官华来到了中环。湾仔、金钟和中环一带,是香港的“心脏”,特区政府总部

香港暴力示威滑向“恐怖主义”深渊

2019年11月6日上午8点44分左右,屯门湖翠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正在进行选举宣传。一名手捧鲜花的陌生男子走上前与他攀谈,在相距不到半米的距离时,该男子突然掏出尖刀刺向何君尧。何君尧左胸中刀,伤口达2厘米长,2.5厘米深。2019年11

火锅店主见义勇为后为何被罚款? 深圳警方详解始末

店主制止猥亵后又踢打肇事者被罚款200元 专家表示见义勇为应以制止不法侵害为界